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享知识网_衡阳站长网 (http://www.0734zz.cn)-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Linu 荣耀6Plus 腾讯 网红经济
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资讯 > 动态 > 正文

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

发布时间:2019-06-17 01:36 所属栏目:[动态] 来源:投中网 举报
导读:(原标题: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 在共享单车大战中,当大家都在讨论一个老三逆袭的典型商业样本时,哈啰出行如何延续这份赞誉? 文 | 展嘉 编辑丨韩洪刚 来源丨投中网商业深度 哈啰出行,共享单车大战后的幸存者,又在扩展新的业务。
(原标题: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

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

在共享单车大战中,当大家都在讨论一个老三逆袭的典型商业样本时,哈啰出行如何延续这份赞誉?

文 | 展嘉

编辑丨韩洪刚

来源丨投中网商业深度

哈啰出行,共享单车大战后的幸存者,又在扩展新的业务。

6月12日,哈啰宣布与宁德时代及蚂蚁金服成立合资公司,推出“哈啰换电服务”,在全国建站点,给电动车换电池。创始人杨磊称,按照他们的算法,靠租金可以实现收支平衡。

先前,哈啰已经推出打车平台和顺风车业务,不过杨磊说四轮车业务都是“尝试和探索”,二轮车才是“主航道”。

在这个主航道上,哈啰已经没了对手,也没有同行者。

共享单车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后一场大战,明星投资人、互联网巨头、新锐创业者都卷在其中,他们原本以为少则三个月、多则两年便能赚回成本,但大战终局时,摩拜卖身美团,而ofo依然处在生死边缘。

很难说哈啰战胜了对手,但至少它活下来了,而且改名哈啰出行,准备新的挑战。

但再次启动并不顺利。

5月16日,天眼查数据显示,四川永安行共享科技有限公司状态显示“注销”,理由为“决议解散”。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为哈啰单车主体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同日,北京市交通执法部门对哈啰出行实施了行政处罚,哈啰被处以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在城六区限制投放运营车辆,同时自接到处罚通知书10个工作日内,收回在本市的全部违规投放车辆。在此之前,哈啰准备寻求Pre-IPO但失败的消息也不绝于耳。

共享单车大战中,哈啰成了大家都在讨论的老三逆袭的典型商业样本,但如今,共享单车的故事已经没法讲通,事实已经改变,那哈啰的想法又是怎样?

幸存者

2018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湖畔大学三板斧”公号上提及,哈啰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量超过了两者之总和。

对于战局的扭转,成为资本董事长沙烨评论称:就如解放军百万大军过长江,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反攻,凯撒率军度过卢比孔河,战事由一个事件结束。

哈啰的幸存,缘于它避开了绞肉机一般的一线城市。

在共享单车激战正酣时,哈啰并未和黄橙巨头在一线城市进行正面竞争,“当时哈啰资金不足,没有足够的钱和巨头厮杀,所有的资本,当时眼光都集中在老大和老二身上,哈啰如果当时去一线城市,只能是送死。”哈啰员工张为民(化名)这样告诉投中网商业深度。“于是哈啰转而去二三线城市,占领长尾市场,这在当时看来是个明智之举。”

但是开局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1月,哈啰第一个发力的城市是苏州,因政策原因几乎是节节败退,给团队带来希望的城市是宁波,当时数据回暖后,哈啰陆续进入福州、厦门、天津、哈尔滨等城市。

但对于这个被外界定义为因“农村包围城市”从而逆袭上位的战略,也曾让哈啰创始人杨磊 “感到后悔”,他曾公开向外界表达过哈啰的早期战略确实让他们避开资本绞杀,但是脱离正面战场后,在后半段想要实现目标,一二线城市的大门似乎开始紧闭。

事实上,在开城过程中,杨磊也没有停止过融资的步伐,杨磊曾公开表示从2016年底到2017年上半年,半年时间见了上百个投资人,而每个投资人回复都是,你怎么去打败摩拜和ofo?

彼时,这两家巨头已经拿走了市面上70%左右的投资机构的钱,如腾讯、阿里、滴滴都已经押注市场上的前两名,剩下30%左右的投资人还在观望,曾有过创业经历的杨磊,在最开始对融资一直持有的是乐观态度,随着融资不断遇冷,他开始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转机来自于符绩勋,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符绩勋在接受投中网商业深度采访时表示,当年关注共享单车时,最早看的是摩拜和ofo,哈啰是半年过后才决定下注,“为什么是半年呢?因为杨磊要证明给我看这个模型怎么走通,他考核的标准是如何提高运营效率。”

在这半年时间,杨磊在杭州和福州做了两个模板工程,“我要在这个基础上去判断他的模型是否成立,模型成立不是说要靠补贴,而是用户心智,用户习惯能否调过来。”在符绩勋看来,用户心智是很难改变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提高运营效率,单纯依靠补贴拉动经济的模式是无法长久的。

符绩勋和杨磊并非第一次接触,他曾投资了杨磊上一个项目,而半年里,符绩勋考虑了市场趋势,也考虑了未来上升空间,最终有了自己的判断,“当时我相信这些公司未来的上升空间可能达到百亿甚至上千亿规模。在这个基础上,不说是早期,哪怕是后期,我们也愿意投。”

最终,2000万美元,符绩勋和GGV押注哈啰,加入这场堪称“疯狂”的战事。

A轮融资结束后,不到三个月时间,GGV又投资了哈啰的A+轮,随后符绩勋把这个项目介绍给了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在2017年4月对外公布的B轮融资中,成为资本和GGV共同出现在了股东名单中。随后,哈啰在融资路上高歌猛进,复星集团、蚂蚁金服、春华资本、高榕资本、威马汽车……

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

有了资金支持,哈啰加快开城的步伐。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5月,哈啰入驻城市突破100座,注册用户突破3000万。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2月发布的报告,哈啰是首家进入二三线城市,下沉到四五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品牌。

让哈啰能够真正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的则来源于其实行的全国免押金政策。

2018年3月13日,哈啰宣布全国免押骑行,即在哈啰覆盖的全国180个城市全部实现免押金骑行服务,芝麻信用65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享受免押金骑行,免押金政策实施不到一个月,投资方成为资本沙烨公开表示,自全国启动芝麻信用免押以来,哈啰日均订单量已超2000万。

两个月后,哈啰注册用户增长70%,最多一天新增用户达到190万,日骑行订单翻了一番。截至5月中旬,哈啰累计为超过6000万用户免除押金,总额达到120亿元。

而据《财新》此前报道称,在押金问题上,摩拜挪用的押金超过40亿元,ofo也超过30亿元。

新战场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